今日头条-河南长安网

今日头条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长安互动 > 今日头条
起底日本“杀人狂魔”和他的奥姆帝国:主犯被执行死刑,影响就能消失殆净吗?
时间:2018-07-09 09:25:22  来源:中国反邪教微信公号   点击数:

   6日上午,日本传出消息:身陷囹圄23年之久的“奥姆真理教”教主麻原彰晃,于当地时间7月6日被处决。

  消息一出,震动日本,也引发其他国家媒体纷纷报道。

  中国↓

309c232ea3da1cabc2a50b.jpg

  韩国↓

  英国BBC↓

309c232ea3da1cabc2b10d.jpg

  为何一名囚犯被执行死刑的消息,能让全世界为之一振?这还得从这个神秘的男人和他一手打造的“奥姆真理教”说起。 1995年3月20日,在他的策划和煽动下,其追随者还在日本上演了一起堪称现实版“生化危机”的恐怖袭击——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。

  麻原彰晃何许人也?

309c232ea3da1cabc2cc0e.jpg

  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,1955年3月出生于日本熊本乡下一个贫困家庭,先天局部失明。1975年从熊本县盲人学校毕业后,他先在东京一家针灸院打工,后来报考东京大学,屡遭失败,企图成为政治家的美梦随之化为泡影。

  在以后的生活道路上,麻原曾因诈取保险费和无照卖药受到处罚。屡屡受挫之后,麻原说:“现在做什么买卖最赚钱呢?那就是宗教”,遂走上创立宗教敛财之路。

  八十年代,日本人埋头经济,精神出现真空,各种花样的教派蜂起。麻原也跟风在东京都开设了一个练习“瑜伽功”的道场,称作“奥姆神仙会”。他还花钱包装自己,让一家杂志社为他刊登了一张“飘浮神功图”照片。照片上,他盘着双腿“飘浮”在地面上,很是吸引眼球。

309c232ea3da1cabc2d80f.jpg

  ▲吸引人眼球的“漂浮神功图”

  1986年,麻原出版了《超能力秘密的开发法》一书,名气更大,许多年轻人相信麻原有特异功能,对他顶礼膜拜。1987年,麻原去了一趟喜马拉雅山,拍了一张与达赖的合影,就自称在那里悟道,回国后以首个得道的日本人自居,并把他的教派命名为“奥姆真理教”,自任教主。

309c232ea3da1cabc2e210.jpg

  ▲歪个楼:达赖一直跟很多邪教组织交往甚密

  由于日语中“麻原者”与梵语“玛哈拉佳”(王中王)发音相同,他的名字便从松本智津夫变成了麻原彰晃。每次出现在世人眼前时,他都披着长发,留络腮胡,身穿宽大的杏黄长袍,静坐冥想,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。

  “奥姆真理教”产生后,在日本发展也相当迅速。影响最大时,信徒达1万多人,并在日本建立了许多分部。信徒中除了普通工人、企业主、无业市民,也不乏知识分子、警察、自卫队军人。

  麻原还自称是明太祖朱元璋转世,专门到南京明孝陵参访,并于旅途中宣布:“1997年,我将成为日本之王;到2003年,世界大部分地区都将纳入奥姆真理教的势力范围,仇视真理的人必须尽早杀掉。”

309c232ea3da1cabc2eb11.jpg

  ▲麻原彰晃正在给信徒们施展功法

  “尊师”、“最终解脱者”、“教主”和“代表”是麻原的四个正式称号。他对信徒控制十分严厉,一旦加入“奥姆真理教”,就不能脱离组织。一些企图逃跑、退出教会的信徒,只要被发现,就会遭到严刑拷打。之后,被扔进昏暗、阴湿的小房间,断水断食,直至死亡,更多的人是“下落不明”,实际上是被麻原组织杀人灭口。

  据媒体报道,麻原彰晃还荒淫无耻,拥有100多位情妇。敛财手段更是五花八门,除举办“培训班”敛财外,参加“爱仪式”需“布施”30万日元,参加“血仪式”需“布施”100万日元。粗制滥造的“灵性”物品也会卖出天价:他的一根胡须、每500毫升洗澡水、每200毫升“甘露水”,都明码标价3万日元以上。而一枚像章要200万日元,一个“头法轮”要1000万日元。仅卖“头法轮”,他就赚了20多亿日元。信徒参加组织还需奉献家财,不少信徒为此倾家荡产。

  ▲麻原彰晃正接受信徒的馈赠 “奥姆真理教”的血腥世界

  随着组织的不断壮大,仅是骗色敛财、受人膜拜,已经无法满足麻原的野心。他仇视社会,憎恨人类,一系列血案开始轮番上演。踏着一条血腥之路,他开始一步步瞄准了那个更大的目标——以武力推翻日本政府、建立“奥姆真理国”、进而“征服世界”。

  1989年2月,杀害意图脱教的田口修二;

  1989年11月4日,杀害反“奥姆真理教”的律师坂本一家四口;

  1994年,杀害帮助一名“奥姆真理教”成员脱逃的道田兴太郎;

  1994年5月9日,用沙林毒气杀害反“奥姆真理教”的律师拢源太郎;

  1994年7月,将疑为内奸的“奥姆真理教”成员富田俊夫杀害;

  1995年2月28日,绑架并杀害意图脱教人员亲属、东京都目黑公证处事务长假谷清志。

  ……

  令人发指的惨案接连发生,据媒体公开报道,越来越疯狂的“奥姆真理教”,甚至在教义中肯定了信徒杀人的行为,大有“挡我者死”的架势。

  1990年,麻原甚至还参加了日本众议院的选举。落选后,他开始组建自己的军队,并研发生化武器,开设地下兵工厂,企图以武力夺取国家权力。

  由于“奥姆真理教”的一系列犯罪活动早已引起日本警方的注意。深感危机逼近的麻原与各头目商量,决定制造一起使首都中心陷入大混乱的事件,好对付警方赢得时间。

  就这样,震惊世人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了。

  1995年3月20日的早高峰期,5个经过化装的“奥姆真理教”信徒在营团地下铁(今东京地下铁)三线共5列列车上,用研磨机磨尖的伞杆尖头捅进装有神秘液体的塑料袋……

  这5个人中,既有医术精湛的医生,也有化学专业人士,他们都深知特殊液体释放的毒气具有多大杀伤力。实际上,他们自己也感到害怕和恐慌,但教主麻原的指令响彻耳旁,无法抗拒。

  负责捅破液体的5人事先都服用了预防中毒的药物,并有同伙携带治疗用药在外面接应。他们将袋子捅破后,立即下车逃走,而毒气在相对密封的车厢和月台内迅速蔓延。无辜的人们一无所知,只感到眼睛忽然有点儿模糊,嗓子有点儿疼,压根儿想不到一种毒性最大的有机毒物沙林正在车厢里挥发。

  紧接着,有人倒下了,车厢里响起恐怖的哭叫声,人们本能地向自认为是车门的方向冲去……

  身处地铁里的普通人,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遭遇了极不寻常的状况。他们不知道一场针对无辜民众的“无差别杀害”行动正在进行。人们还像每一个正常上班的日子一样,以为只是身体忽然微微不适,心里依然想着“决不能上班迟到”“要去买牛奶不可”……

  最终,这起骇人听闻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造成13人死亡,6000余人受伤。

  ▲沙林毒气事件的受害者正等待救援

  更为恐怖的是,日本警方在侦查“奥姆真理教”的过程中,还发现了该组织一个更加惊为天人的秘密——“十一月战争”计划。

  该计划的目标是: “杀死1200万东京都市民的大多数”,包括前往日本国会大厦出席会议的天皇及内阁全体成员。

  核心内容是:在1995年11月日本国会开幕式上,用军用直升机飞到东京上空向整个东京都散播有毒气体,包括沙林毒气、肉毒杆菌和VX瓦斯。

  据称,当时“奥姆真理教”拥有的沙林毒气化学原料有几十万吨,可以使超过100亿成人死亡。日本《文艺春秋》还披露,即使投放效果不佳,“理论上依然可以干掉1亿人”。

  为此,“奥姆真理教”还成立了“特别行动队”,调配6000支AK47步枪,从海外买船,将T72坦克、米格29战机和“志愿作战人员”一齐运到日本,做好从东京港登陆的准备。

  麻原甚至一直在尝试获得能够制造“浓缩型核武器”的原材料,以便 “将日本拖入和美国、俄罗斯的核战争中”,进而使该教能更好地控制一片混乱的日本。

  审判为何一拖数十年?

  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后,麻原彰晃于1995年5月被捕,但审判过程并不顺利。缠讼多年后,直到2004年2月27日,东京地方法院才作出一审判决,判处麻原死刑。

  除麻原外,一审判决中,其他12名涉案罪犯也被判处死刑,另有约190人被起诉。而“奥姆真理教”的罪行除了前述恐怖袭击,还有用绑架、监禁、殴打、施毒、暗杀等各种恐怖手段对付反对者。

  一审判决后,麻原曾试图上诉,但日本最高法院于2006年9月15日判定维持原判,并就此结案。

309c232ea3da1cabc32214.jpg

  ▲麻原彰晃于1995年5月16日遭逮捕,缠讼多年后于2004年2月27日被东京地方法院一审判处死刑。图片来源:新华网。

  不过,从麻原被判处死刑到真正走上绞刑架,中间又过去了14年之久。

  因为按照日本法律,原则上共犯未定刑前,不对案件主犯执行死刑。也就是说,像“奥姆真理教”这样的犯罪集团,只要有一人在逃或未被判刑,其他成员仍可暂留性命。

  转机发生在今年1月,最后一名逃犯高桥克被判处终身监禁。于是,这场被告人超过190名、仅一审就耗时7年10个月、公审次数达257次的案件,终于画上了句号。

309c232ea3da1cabc33215.jpg

  今年3月,麻原彰晃等13名死囚中的7人,分别被移动到大阪、名古屋等地的拘置所。这些都是死刑的执行地,意味着执行死刑的准备工作已开始进行。

  当然,为了拖延死刑,麻原彰晃也是“使出浑身解数”。据日本媒体报道,根据日本法律规定,对身患疾病或身体残疾的人不执行死刑。于是麻原便利用这一点,一直装疯卖傻,自言自语,甚至大小便无法自理,垫着尿不湿。

  他34岁的女儿松本丽华甚至出书为父亲辩护,提出麻原彰晃无罪的可能性,主张回避死刑,并企图把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伪装成一场“事故”。

  “YAYA日刊”邪教新闻网还披露称,今年5月,以松本丽华、导演森达也为首成立的“奥姆事件真相查明委员会”,还不断制造谣言,质疑死刑判决是否有依据,是否因受外界舆论压力而判决不当等,试图对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进行“历史修正”。

  噩梦难醒 影响仍在 反思不止

  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。今天,除麻原彰晃被执行死刑外,井上嘉浩、新实智光、中川智正、早川纪代秀、土谷正实和远藤诚一等6名骨干也被执行死刑。

  二十多年里,日本人也一直进行着各种努力,他们剖析邪教的真相,研究脱离邪教的办法,举行各种悼念活动和消防演习……

  但令人担忧的是,即使这些穷凶极恶的“杀人魔头”死了,邪教的遗毒仍很难彻底消除。

  据媒体报道,当年“奥姆真理教”被解散后,又发展出3个新变种,即“阿莱夫”“光之轮”“山田集团”。尽管他们都处于日本警方的监控中,但一直十分活跃,隐瞒真实身份,进行违法劝诱,不断拉拢新人信教。日本公安调查厅披露称,这些团体的目的都是“为了传播‘奥姆真理教’教义”。

  至于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受害者,如今也仍遭受着各种后遗症的折磨。很多人不敢接近地铁站,患上了“地铁恐惧症”,还有不少人留下了创伤后应激障碍,只能依赖抗抑郁药物来缓解症状。

  而那些被“奥姆真理教”控制了思想的信徒,更是难逃邪教对他们的禁锢。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曾采访了多位“奥姆真理教”成员,他问信徒:“你为曾经加入‘奥姆真理教’后悔吗?”所有人竟异口同声回答:“不,不后悔。”

  “教徒们不是简单被洗脑,而是在选择接受这套垃圾体系之后,自己走进囚笼,并成为这座牢笼最坚不可摧的枷锁。”村上春树感慨,对于我们的社会,当今最危险的,较之“奥姆真理教”本身,可能更是“奥姆性质的东西”。

  “奥姆真理教”的真正罪人究竟是谁?宗教学者大田俊宽认为:“‘奥姆真理教’的本质是思想的问题。为什么长达数年的审判不能触及奥姆问题的本质?就在于在日本现行的法制体制下,无法对思想问罪。”

  如今,麻原彰晃及其骨干被处决,似乎终结了这场恐怖袭击带来的噩梦,但它仍在日本国民的生活中投出长长的阴影,时刻激起人们不寒而栗。

  或许正像村上春树所说的:“经过这一大事件之后,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呢?只有知晓这一点,我们才有可能从地铁沙林事件这一‘没有标记的噩梦’当中真正逃离”。